“茶”–凤凰涅槃的生命之旅-《芯苑》

茶,中国最引以为豪的古老的文化经济作物,传承了五千年文化历史。也许以前它只是“柴米油盐酱醋茶”的必需品,然而现在已经是“琴棋书画诗曲茶”的独特文化了。既是物质的也是精神的,饮茶食味话茶会友已然成为一种生活方式和人生格调,在熙熙攘攘的纷繁之中,寻求一份心灵的涤清与沉淀。 识茶、知茶、茶文化,应该是每一个喝茶人必须了解的过程和感悟。

不管是神农氏的茶传说,或是唐代陆羽的《茶经》,还是近代中国茶文化的发展,几乎都是围绕茗茶品鉴、茶具把玩、茶艺赏析、茶饮保健、茶风古韵等从品茶者自身舒适的角度去感悟独特的人生哲理,静享焚香起、观茶汤、品茶味、留茶香的忘我境界。然而又有谁能够从茶的角度去感悟生命的哲学,去感怀一片树叶经历一整个冬天的滋润和休养生息,在春天的第一缕阳光中迸出新芽的一刹那,等待着被采摘的那一刻,然而这只是它残酷命运的第一步,接下来还要经历杀青、揉捻、烘干等烈火淬炼,方可得到清香怡人的茶叶。可以说茶叶的一生真正是在最美的年华经历了凤凰涅槃浴火重生的生命意义。

天赐香叶,带着日之热烈,月之温润,风之灵动,雨之醇香,是以为茶。自神农偶采为饮,世间便多了一种沁人心脾的仙露。《茶经》中记载“茶”字有很多种,但是我个人更喜欢并且认为比较贴切的应该是“荼”,有苦菜之意,后来摘去了一横,便成了茶,意为历经涅槃从此脱了世俗之苦,转为清香,更是一种人生品格的升华。茶叶的生命正是这样来到我们的身边,给我们增添快乐、助兴,使我们的生活更加充实,更有意义。

中国有句俗语:一年之计在于春、一日之计在于晨。而茶正是一个时辰草,早采三天是个宝,迟采三天变成草。清明前,茶树露出婀娜的芽叶,卷着漫长冬季积累的滋味,犹带着晴朗的生机,嫩贵待摘。以前摘茶的传说是新茶必须由年轻的未婚女子采摘,采摘下的茶叶不是放入竹篓而是含在口中以保持纯正和新鲜,更有甚者是薄纸包裹置于胸上以确保纤叶不卷不焦,以诗为证“峨眉十五来摘时,一抹酥胸蒸绿玉”更由此得名“香煞人”。且不管传说的真假,抑或是个噱头,姑且当做等待春茶的一种浪漫心态吧。而且采茶时间尤为重要,必须清晨露水未干之时,饱受甘霖滋润水分充沛且芽头肥壮,叶质柔软。如果太晚则采摘过程中积压的老叶会闷黄而失去丰富的氨基酸和维生素,所以每天能采摘的时间非常短暂,名副其实的一个时辰草。讲究的就是这清明前短短的几日时光,茶叶如处子般极鲜极嫩的芽叶,也如处子般珍贵纯洁,更应该值得我们珍惜和爱怜。

多少采茶女把美丽的梦装进了沉甸甸的茶篓,传承开去,成了你我杯里一个个旖旎的故事。昏黄的灯光下,杯盏交错的咿呀声,古老的情怀已然凝成永远。佛教的禅宗认为,参禅时需要有一颗平常心,无妄无欲。茶性平和,香气淡雅含蓄,细品慢嘬,回味持久,让人内心宁静,归于平和。而茶正是给茶人一颗平常而平静的心,来感悟生命感悟人生之禅,从而升华出“茶禅一味”的至高境界。我想陆羽曾经的经历应该也是如此(先是为官,后出家偶得茶学大师点化,从此潜心品茶悟禅悟道)。

拘一捧水,洗去浮华。高楼为山,人流作水。来,桌前坐下,邀您共享茶之涅槃之道。通过对茶叶生命哲学的感悟,每个饮茶者都应该体悟到的物我合一生命真谛的另一种境界。我喜欢用玻璃杯泡茶,因为那样可以看到舞动在水中的茶叶,犹如亭亭玉立的少女,那是一种轻盈飘逸的美。而茶叶的生命在舞动中渐渐消逝,在舞动中演绎着一副精美绝伦的【“水”煮浮沉】的人生。

--桂林春作于乙未年 【羊年】癸未月 辛卯日

“茶”–凤凰涅槃的生命之旅-《芯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