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屠呦呦和黄晓明看半导体人才发展之路-《芯苑》

最近的两个刷爆朋友圈的热门应该是黄晓明的婚礼和屠呦呦前辈的诺贝尔奖(亚洲新闻周刊也特别highlight最近关注热点是:屠呦呦和黄晓明),然而根据20/80法则,我估计80%的媒体篇幅都在关注黄晓明的婚礼,相比之下屠呦呦老前辈则显的冷清很多,虽然我个人没有看一篇关于黄晓明的报道(只看了一篇澄清整容的~),但是我几乎看完了屠前辈的全部,但是还是无法扭转潮流和无奈。毕竟这是一种社会现象,而这问题背后的问题是什么?

屠呦呦老前辈,终其一生(应该可以用这个词吧)以身试药,默默无闻的历尽坎坷寻访民间中医从几千份笔录筛选出几百份药方实验提取出青蒿素拯救了无数人的生命,不在意学位不在意头衔不在意诺贝尔奖,最后只能在北京买半个客厅而感叹各种不公平。而黄晓明帅哥,偶像、粉丝、动辄几个亿的豪华婚礼,感觉就跟过家家一样,当然这本身没什么,我也不是愤青我觉得只要钱来的正当,而且怎么花这都无可厚非。但是全国围观、全民羡慕、和全民典范则让我不禁感慨良多。

坦白讲,屠呦呦老前辈在70/80年代以前应该是全名典范,我记得我们小时候如果有人问你长大的理想是什么?你一定说科学家、医生、或警察什么的?现在你在问问你的孩子,我不知道是什么但是肯定不是科学家、警察了,更寒心的是怕她想成为娱乐名人那就真寒心了。

思来想去,结合各种社会现象,这问题的问题背后都是我们的快餐文化决定的,国人开始变得浮躁,寻找各种通向成功的捷径,80/90年代由于人口众多加上刚脱离苦日子,在改革开放的政策下,工人阶层如同上了发条的永动机一般在充斥着汗水与泪水的历史中完成了中国制造业的第一笔原始资本积累。但是21世纪整个社会感觉进入另外一种疯狂,浮夸急躁的追求着财富,每个人都梦想着一夜暴富,或者想着潇潇洒洒的成为拆迁户,甚至拆迁成了改变命运的捷径 (2008年去无锡看很多本地人拿着1500块的工资却看不起我们外地人,因为他们有2、3套房,而我们一套房还要按揭,所以他们的女儿坚决不嫁外地郎)。接着来了个4万亿,更让所有的中国人为房子疯狂,房地产利润可以超过40%,哪个企业还能镇定自若?海尔、康佳、李宁、雅戈尔应该都曾经跑去房地产赚了一笔,然而他们的本业呢?

平心而论,看着身边的人投资炒股,讨论房子车子,甚至纷纷改行,你还能够镇定自若的白天看管理晚上学技术,累的跟狗一样到头来十年还付不起首付吗?所以一些聪明人开始研究股市、金融、房产销售等等,企图尝试多种捷径寻求财富之道,在这样的环境下,你能有多少心思去探索技术?去寻求创新?笔者曾经也是一腔热血搞技术,每天啃着半导体书籍,曾几何时发现自己根本看不进去书,在社会大潮中沉沦了,甚至每天无聊的看着各种搞笑视频,前几天深思发现自己每天必做的事情竟然是看“牛头马面搞笑系列”,为自己寒心之余更是被社会毒害了。

正是这种浮躁的文化阻碍了制造业的发展,更阻碍了中国半导体行业的发展,半导体行业是一个高科技行业,需要的是长期的积累和沉淀,需要关注细节,且见效比较慢。它没有捷径可循,就如同三星捷径开发了14nm FinFET,但是没有20nm以及16nm的技术积累,它是无法驾驭14nm的,我们也一样,资本主义几百年的历史不是我们靠浮夸就可以追赶的上的,最后毁掉的是我们自己。

2012年中国半导体市场规模是9826.2亿美元,占世界市场的54.1%。但是中国没有培养出满足这种需求的本地公司,2000年政府提出2010年要实现半导体国产化50%的目标,然而到了2012年这个数字却只有36%,还包括了外商在中国设厂的生产,实际上根据iSuppli的统计,2012年中国半导体的国产化比例只有17.5%。为什么我们总输给别人?肯定不是设备和技术,其实是人才!现在行业流行一句话叫“弯道超车”,这本身就是违背交规的一句话,并购或许能够实现规模化但是能不能提高我们自己的技术水平?或许我们更应该思考如何授之以渔,培养自己的人才图谋长远打算,不要弯道超车越超越远。很明显的感慨,现在中国公司的并购成了很多半导体人的围观的精神食粮,感觉每天微信上不转载一篇半导体新闻都觉得闷得慌,大家浮躁的心又开始动荡起来。更让人寒心的是,很多人期待能进入这些公司等着分股票分红利,这就是我们的心态。每个人都心急如焚,期待着什么!

期待国家和社会不要再以房地产的心态来发展半导体行业,我们需要一个大环境让我们能够静下心来成长,需要一个长期的战略规划让我们未来走的更远,否则弯道超车永远只是盲目和急功近利的炒作而已,我们得到的永远是别人淘汰的。首先应该是吸引人才和无形资产,鼓励自主创新和知识产权的投资,举个简单的例子,8、9月份的时候到处流传高通美国要裁人好几千好多中国人被裁,请问我们有引进或鼓励他们回国发展吗?

长远讲,我们要从学生抓起,做到真正的产学研结合,在学校注重理论和教学,在企业注重实践和应用,做到合理的分工和合作才能将技术和生产发挥到极致。其实仔细看看美国半导体发展,大部分的理论都已经在伯克利和斯坦福的电子工程学院就已经完成了,看他们的学院论坛和实验室资料几乎和我们的工厂没差,更甚者我们的TCAD和SPICE model就是Stanford和Berkeley研究出来最后商业化的。台湾的半导体发展也是类似此道,台成清交的论文很多时候对我们这些工作十年的人都依然很有价值,至少我个人到目前为止还在他们的论文数据库里面学习,他们很喜欢拿企业的案例或技术来分析,真正做到了科研和企业的合作。

国家很喜欢搞千人计划、百人计划、长江学者等人才计划从国外吸引了大量的技术人才,但是千万不要形成外来的和尚好念经的风气,否则过几年估计留洋镀金又是另一种潮流了,我们需要新的思路和新的体制去发挥人才的整体正能量,挖掘和鼓励我们现有的人才积极投身于研发和制造,让这个产业链的最底层也能迸发出智慧的火花。

回到屠呦呦和黄晓明的事件上来,一个实现的是价值,一个实现的是价格,价值不等于价格,但价值一定决定了价格。而我们半导体行业就是没有价值,所以没有价格。而黄晓明的价格最终也只是中国特色的计划经济下的价格:泡沫价格。

最后,实现中国半导体国产化是所有中国半导体人的“中国梦”,而实现这个梦我们需要有一个新时代的“鲁迅”,能够像《呐喊》、《彷徨》一样警醒半导体人以及中国人跳脱我们的劣根性,才能实现真正意义上的“中国智造2025”。

祝福,中国半导体行业!让我们一起静静的坚守阵地!